今天:2019/07/19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哨声”连着民生“报到”解决问题

关于我区“呼应机制”的几点思考

2019年05月15日作者:徐家棚街道办事处 吴芬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要把加强基层党的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作为贯穿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的一条红线。根据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我区积极谋划、认真探索,在系统学习梳理北京等城市基层治理经验基础上,联系我区“打造‘红色引擎+五线推进’升级版”这一工作,在全市率先启动“呼应机制”改革,旨在理顺基层多方主体关系,着力打造服务型政府,建设健全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的城市治理体系。

全区自2月份推行试点改革工作以来,各街道先试先行,始终坚持以群众为中心,牢牢把握党建引领“主轴”,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以信息化为手段,全面建设“呼应机制”工作体系、工作平台和工作队伍。截止到目前,几个试点街道已基本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工作模式,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基本做到了工作力量全进入、反馈问题全解决,给人民群众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收获与变化。

一、改革进程回顾

本次改革要求始终坚持党建引领为“主轴”,街道改革为重点,建立“民有所呼、我必有应”的工作体系,总体来看,各街道的具体改革方案均基本按照“6+4+3”模式求同存异,概括为通过扩大街道的统筹协调权,强化了“块块”对“条条”整合力度,提升了基层难题的化解能力,其改革体系总体上可分为党建引领体系、街道改革体系、社区队伍体系、服务支撑体系这四个方面。

1、党建引领体系。各街道对党建引领体系的描述虽不甚相同,但实际落实形式均主要围绕党建组织体系、区域化党建(区、街、社区党委联席会议制度)、“双进双服务”活动等,该体系前期工作比较扎实,各试点街道进度差异不大,均已全面铺开。

2、街道改革体系。市委市政府相关文件中已对街道明责赋权增能有了原则规定,全区也出台了相应征求意见稿文件,进一步明确了街道职责清单,并通过“吹哨报道”、“考评意见”等形式赋予了街道对区政府职能部门派驻机构的“考核评价权”,对区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任免建议权”,对区域内事关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和重大项目的“意见建议权”,对辖区建设和公共服务设施布局的“规划参与权”,对解决部门职责交叉、需多个部门协同处理的管理难点问题的“综合指挥权”等权力。

3、社区队伍体系。作为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构建并完善社区队伍体系已成为创新和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必然要求。社区居委会作为居民自治性组织,其定位为政府的帮手,而现实工作中已类似成为基层政府的分支机构,甚至成为执法、拆迁、环境整治、城市管理等事项责任主体。目前,试点街道均已研究出台为社区减负的长效机制,建立社区工作事项准入机制、社区依法自治(监督)事项和依法协助政府工作事项清单,逐步推行社区党委与社区公共服务中心(社区网格站)剥离,真正建立专业化、职业化的公共服务队伍。

4、服务支撑体系。无论什么治理体系,最终要靠人来运作,都需要完善的后勤服务保障。目前,整体来看各试点街道对综合执法中心涉及的法律法规、人力资源、财力保障尚未完全落实,“区属-街用-街考”的制度支撑还不够牢固。另外,各试点区域在“呼应”技术数据平台上建设差异不大,基本是在原有网上投诉平台、“微邻里”平台上进行了相加扩充,全区还缺乏统一的数据平台体系,不足以真正打破部门信息壁垒和数据采集碎片化现状,全方位的动态信息管理系统仍不健全,甚至出现同一部门同一事项的在不同平台上“齐头并进”的现象。

二、实际进程与改革目标的差距分析

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呼应”机制改革2个多月以来虽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1、街道体制改革文件未完全落地。事实上,2015年至2018年期间,武汉市和武昌区均曾下发过街道体制改革的意见,赋予了街道考核和任免建议权、规划参与权和建议权、综合管理权等5项权力。目前“吹哨报道、民呼我应”街道处于X型结构中心位置,向下对接各个社区,向上对接相关职能部门,实际运行中街道地位权力未能得到有效彰显,也曾出现某些职责不明晰的吹哨案件中相关部门“应哨不出动、人动事不动”的情况,甚至部分纵向管理部门的参与者应哨报道时权威意识依然强烈,难以形成多元平等参与格局。此外,就街道综合执法体制改革而言,全区步伐相对较小且较为谨慎,仍有待进一步落实推广。

2、公共服务优质有效供给不足。当前社会治理长期以来形成的“大政府、小社会”治理模式导致管控思想浓厚,社区协助管理与提供服务属性并未能有效区分,社区直接或间接承担了行政部门的工作指标和事项。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人民群众各种各样的公共需求和利益诉求逐渐增多,而社区往往因行政事务指标压力,没有精力了解群众真正的公共服务需要,也没有精力精准匹配群众的服务需求,提供优质公共服务,只能量大面广、大水漫灌。

3、保障体系略微滞后。武昌区作为先行试点中心城区之一,在全区范围试点推广“呼应”改革,就“吹哨报道”体系建设而言,对各行政部门主体如何合理设置各自管理边界和具体定位并不明确,如何协同处理吹哨问题也尚无细化文件支撑,相对而言,较为考验街道吹哨主体负责人的综合素质,具有较大的随意性,容易导致有多部门“共治”而无科学的“协同”,在管理过程中容易走向协同治理的反面,甚至是当面相互推诿。此外,社区人力资源体系建设和相应的财力保障也未能得到充分重视,社区“两委”班子队伍、网格员队伍、专干队伍相互交叉,专业化队伍建设仍有待加强。

三、促进改革提质效的对策建议

任何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会经历反复试错与螺旋上升的过程为推动武昌高质量发展,促进“呼应机制”改革提质增效,建议采用以下具体措施进一步推进“呼应机制”工作深入开展。

1、进一步明晰“呼应机制”各层级的具体职责。应聚焦人民群众在社会经济发展面临的实际问题,细化“呼应机制”各级响应部门职责清单。如从综合执法、民生综合、营商环境、信访维稳、应急处置几个方面条目列举问题难易程度判别例证,以问题等级设定响应等级,真正细化落实制定区职能部门、街道、社区职责范围、响应清单

2、进一步整合全区政务信息数据,建立“呼应机制”大数据平台。要全面梳理推进区级政务数据资源,将全区经济、人口、空间地理数据与政务服务、民情民意等基层社会治理数据、公安“雪亮工程”视频监控数据等充分整合,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手段对全区热点、重点事项、矛盾事件等群众需求提前预测、动态监测,从而方便科学调配服务事项和服务力量,提供针对性的优质公共服务,推进区委、区政府从经验决策到数据驱动决策的转变。

3、进一步提升响应速度,全面推行分级分类处理机制。要建立健全统一高效的指挥系统,除当前已建立的区级、街道平台应进一步完善外,还要迅速补充建立社区一级“民呼我应”指挥中心,通过区-街-社区-网格四级联动,对群众、基层和企业反映的一般诉求,迅速响应、分类解决。对于管理职责不清晰明确的复杂诉求进行分级处置,涉及两个以上平级主体的由上一级平台指定管辖,涉及两个以上非平级主体的由较高一级平台的分管领导指导管辖。同时,在实践中还应逐步强化区一级平台的终止裁定地位。

4、进一步完善监督考评体系,以评价倒逼改革。一是继续全面推行“一事一评”,细化评分方案,对每次响应报到情况和事件办理落实情况,形成年度考核结果,纳入该部门全年绩效考核总成绩;二是将呼应机制工作推进情况作为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选拔任用、考核评价的重要参考,纳入区委、区政府督查重点项目,并作为党委(工委)书记抓基层党建述职评议和落实基层党建责任制考核的重要内容。三是完善补充自下而上的评价体系,提升第三方电话回访、市长专线第三方评价员反馈、网络在线评议、“武昌微邻里”在线评价等评价数据在职能部门和街道考评中的比重,倒逼部门和街道眼睛向下推进改革。

5、进一步充实社区人才队伍,培育社区专职网格员。考虑将社区网格员从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政务服务中心中全面分离出来,全区统一招聘、统一薪酬、统一管理、统筹使用。通过门槛设置和脱岗培训等手段培养一批能够一人多岗、一专多能的“全科社区治理网格员”,真正将网格员沉入背街小巷,做好社区治理服务工作,抓实武昌“里子”,撑起武昌“面子”。此外,可赋予街道社区自由限度,鼓励街道、社区充分利用辖区资源打造辖区“红色服务队”,借助“双进双服务”活动,倡导社会党组织进社区服务治理、在职党员进网格服务群众,从而推动党群力量沉入一线开展工作,发挥社会治理多元主体科学履职,充实街域社区共治共建队伍,打造共建共享新格局,为武昌高质量发展谱写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