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09/16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完善“民有所呼,我必有应”改革中 诉求主动发现环节的几点思考

2019年05月15日作者:区珞珈山街 罗国栋

当前,武昌区正按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力推进“民有所呼,我必有应”改革试点工作,力求在社会治理方面作出积极探索,提升全区社会治理能力,着力推进居民诉求早发现早解决,保持社会健康活力,促进和谐稳定。

笔者认为,社会治理一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算好“经济账”,打好“主动仗”,在居民将诉求通过市长热线、城市留言板等平台反应之前,相关自治主体主动将其化解在基层一线,将其消弭在转化为矛盾的萌芽状态,从而达到“善治”目标。在本次改革试点工作中,居民诉求的主动发现至关重要,这一环节是推动后续改革的基础。因此,结合本次党校培训要求,围绕居民诉求的主动发现环节,笔者选择了部分社会治理相关主体进行了调研,找出了该环节存在的部分问题和不足,并进行了原因分析,给出了对策建议。由于笔者个人经历、调研深入度及自身学识水平所限,导致本文研究不深入、不全面,这些都有待在下一步工作中再思考、再研究。

一、诉求主动发现环节存在的不足

1、网格员信息收集效率不高。在前几年的武昌区社会治理创新工作中,网格服务管理已经基本成型,其已经成为了社会治理的重要途径之一,网格员也成为了该系统中信息收集的实际主体,为武昌社会的稳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但在本次调研中发现,部分网格员还是存在居民信息主动收集效率不高的问题,如:有的网格员不同程度的还参与了社区居委会的管理工作,在其本职方面投入精力有所欠缺,入户走访频率低,网格动态情况掌握不充分,居民诉求主动发现不及时不全面;有的网格员利用上班时间办理自己个人私事,关注社会招聘、培训相关等事宜,投放到网格本职工作精力有所欠缺;还有的网格员还在按本次改革之前的老方法办事,新的运行方式还未适应,群众工作方法不熟练,对待群众态度比较生硬,仅满足于被动的将问题上报,而在与居民接触中不能主动发现问题。

2、社区居民参与度不够。作为社会治理的另一重要主体——社区居民,其在社区治理中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热衷于社区公益服务,积极参与各种社团,也积极参加居委会组织的各种活动,提出了部分建议。但在本次调研中发现,部分社区居民还是存在社区治理的参与度不够的问题,如:经常参与社区治理的都是一些常客、老熟人,而大部分社区居民都流离于社区治理之外;还有部分中老年人虽主动到社区居委会零散反馈,但渠道比较单一,社区多缺乏信息主动收集、处理的制度化、流程化机制;大部分社区居民对现有的“微邻里”平台多表示不知道或即使知道也极少使用,居民反映问题多通过市长热线、城市留言板等上级通道,很少参与社区组织的问题收集程序;部分社区缺乏内部微信群、qq群等便捷的反馈渠道,忙于工作的年轻人与社区沟通互动少,除关乎自身利益外基本不参与社区治理。

3、其他的社区自治主体缺位。当前在社区治理中作出了一定的制度安排,在社区中的党委、居委会、物业公司、业委会及在职党员等均不同程度的参与了社区治理过程,也促进了社区居民的部分合理诉求圆满解决。但在本次调研中发现,上述自治主体还是不同程度的存在缺位现象,如:在职党员进社区活动中,仅周末义务劳动能见到党员身影,其他时间基本看不到,党员调查了解社区情况少,参与社区自治形式单一,也就无从谈起对居民诉求的了解;相关物业公司比较关注于公司服务方面内容,而对在与居民接触过程中发现的其他问题,事不关己心态不同程度的存在,主动反馈居民诉求较少;作为主要反馈居民诉求的业委会则主动履职较少,往往是等到居民诉求特别强烈之时才予以反馈;参与社区自治的其他主体发挥作用不明显;社区党委在统筹这些渠道时作用发挥不很明显。

二、不足存在的原因分析

1、网格员队伍建设配套机制不完善。当前将网格重新进行了调整划分,也明确了每个社区的5-7名委员不承担网格员职责,而网格员实行专职专责,但在具体工作中,虽然陆续出台了给社区减负、明确网格员职责相关文件,但具体落实过程中传统阻力仍较大,“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社区对网格员仍有一定利益羁绊的情况下,网格员还是会“不忍心”拒绝社区分配的份外工作。受原社区工作者福利待遇、职业发展等条件限制,网格员收入水平总体不高,且缺乏向上提升空间,工作中普遍存在得过且过心态,自然难以保证工作完成标准效率。较低的收入状况,又难以吸纳留住高素质的新鲜血液,造成人员流动频繁,影响队伍稳定性,新旧人员衔接不畅,工作缺乏持续性;而对网格员的培训多为临时、专职培训,缺乏定期系统培训制度安排,不能全面培养网格员履职所需各项能力。

2、联系居民手段不多、力度不够。缺乏沟通互动渠道,缺少针对不同职业、年龄、知识结构社区居民多样化沟通互动渠道;仅依靠宣传栏、条幅、居民代表会议等传统宣传沟通模式,覆盖居民较少,且为单向输出,互动效果差,难以有效刺激居民参与意识。原有渠道如“微邻里”利用率不高,除本身设置因素外,其本身发现解决问题功效仍在接受群众检验过程中,实际效果直接影响利用率。走访宣传不够,社区委员、网格员、物业人员、入社区的在职党员等主动入户巡查,与居民宣传沟通互动少,居民对“呼应”改革必要性、重要性、具体参与操作流程缺乏认知,知晓率低直接导致参与率低。

3、社区自治主体参与机制不健全。以社区党支部为核心的部分大党委作用发挥不明显,没有很好的将参与社区自治的相关主体进行很好统筹,力量发挥比较分散。在相关社区自治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制度安排部分流于形式,未对其与居民的实质性接触作出明确安排,且缺少相关政策资源刺激,难以调动其积极性;又因政府各部门多头管理,各管一块,难以全面有效约束此类主体,不具有强制性。相关信息沟通、议事协调机制不健全,使得其不便或不能参与,更降低其参与意愿。

三、完善诉求主动发现环节的对策建议

1、健全社区大党委综合协调机制。深入推进区域化党建,做实以社区党组织为领导核心,业委会、物业公司、驻区单位等共同参与的“1+6”区域化组织体系和治理模式。社区大党委统筹协调各诉求主动发现渠道,每月固定时间集中收集各渠道所发现问题,各渠道日常发现问题也可不定时向社区大党委进行反馈。业委会、物业公司、驻区单位、在职党员等社区自治主体要保持与居民沟通频率,每周至少开展一次联系群众活动,通过多层次、高频率的联系做到居民的全覆盖,确保在接触中主动发现问题。完善相关轨迹资料归档制度,年终将物业公司、住区单位、在职党员等在社区履职、发现居民诉求的工作情况向其主管部门或原单位进行反馈。

2、构建多样化居民沟通渠道。针对青年人、老年人群体等不同居民特点,以网格和楼栋为单位新增特色微信群、qq群等线上沟通渠道;做好社区居民兴趣爱好的摸底,根据掌握情况,建立简便易捷的线上沟通渠道,强化诉求等信息收集。完善线下收集平台,严格规定党小组长、楼栋长入户调查时限次数要求,全面掌握辖区居民动态,定期收集反馈居民各类诉求,并形成惯例制度。增强“微邻里”宣传深度广度,提升居民的知晓率,并通过诉求的圆满解决来逐步提升“微邻里”平台利用率。力促网格员、城管执法员等网格内各方力量,主动巡查,将居民诉求发现在小,化解在早,使得问题发现解决在基层。加大居民参与自治的宣传力度,保持沟通频率,切实提升居民参与意识。不断丰富沟通互动形式、内容,增强吸引力,提升居民持续参与“呼应”改革意愿。

3、切实加强社区网格员队伍建设。全面执行社区、网格员职责划分规定,严格落实社区工作事项准入制度、社区委员网格员分工安排,落实网格员专岗专责。完善网格员考评体系,将具体考核指标聚焦诉求等信息收集等主责方面,增加街道直接考评网格员权重,考评结果与奖惩兑现直接挂钩。排除相关干扰,促使网格员专注主业,组织年终暗访,调查了解网格员分工落实情况。推进网格员职业化专业化建设,逐步完善网格员招录退出、薪酬、职业发展等制度体系,拓宽优秀网格员向上发展空间,激发队伍活力;制订网格员职业发展规划,提升网格员职业荣誉感,完善网格员系统培训制度,定期开展网格员各类职业培训,全面提升网格员职业素养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