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02/28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修昔底德陷阱”还是“格雷厄姆陷阱”?

2020年11月30日来源:民说

“修昔底德陷阱”( Thucydides Trap),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大约是在2012年,由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首任院长、国际问题专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Thucydides's Trap Has Been Sprung in the Pacific》一文中提出,此前似乎并不存在这个“陷阱”。修昔底德将军也没有料到,在他去世2500多年后,还能成网络红人,自己的名字还能和“陷阱”绑在一起,成为一些专家教授、政治人物热议的话题。没有这个“陷阱”,可能大多数东方人和我一样,并不知道“修昔底德”为何人,也不曾读过《伯罗奔尼撒战争史》。那么,到底有没有“修昔底德陷阱”?是应该叫“修昔底德陷阱”还是“格雷厄姆陷阱”?我认为,叫“格雷厄姆陷阱”更加贴切。

修昔底德(Thucydides),古希腊雅典人,雅典将军、历史学家、文学家,以其所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而闻名西方。《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对公元前5世纪前期至公元前411年,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战争记录严谨、细致,分析因果关系客观、不偏不倚。对于那场发生在雅典人和斯巴达人之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是这样描述的:“在这些年中,雅典人使他们的帝国日益强大,因而也大大地增加了他们自己国家的权势。斯巴达人虽然知道雅典势力的扩大,但是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制止它;在大部分的时间内,他们仍然保持冷静的态度,因为在传统上,他们如果不是被迫而作战的时候,他们总是迟迟而作战的;同时也因为他们自己国内的战争,他们不能采取军事行动。所以最后,雅典的势力达到顶点,人人都能够清楚地看见了;同时,雅典人开始侵略斯巴达的盟国了。在这时候,斯巴达人感觉到这种形势不能再容忍下去了,所以决定发动现在这次战争,企图以全力进攻,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想消灭雅典的势力。”

然而,在格雷厄姆·艾利森对修昔底德的观点进行了“格雷厄姆式”的总结,他说,伯罗奔尼撒战争缘起于雅典的崛起,让斯巴达感到很恐惧,所以一场战争不可避免。因此,他提出了“新兴大国在挑战守成大国时战争不可避免”的“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根据他对世界史的研究,他研究的16个类似案例中只有4个没有爆发战争,其与的12个都以战争为后果。(钱乘旦《“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真相是什么?》)其实,不赞同格雷厄姆观点的人也不少,如Jared McKinney的《Putting Thucydides Back into the “Thucydides Trap”》,MICHAEL VLAHOS《Who Did Thucydides Trap?》等,但没有影响格雷厄姆继续推销围绕这个的“陷阱”所扩展的作品。

修昔底德只是客观地叙述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并没有预言世界未来战争的成因,当然也没有什么陷阱。格雷厄姆总结的16次战争也不是和伯罗奔尼撒战争一样,这些战争大多不是所谓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的矛盾引起的,可格雷厄姆硬是把它们拼凑在一起,以此证明他的”陷阱“的存在。事实上,在Jared McKinney的文章中,他写到: 在西雅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称:“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但如果主要国家一再犯下战略误判的错误,他们可能会为自己制造这样的陷阱。”2017年5月,格雷厄姆出版了他的新书——《注定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7月2日,英国《泰晤士报》刊登了一篇关于此书的书评。

鉴于格雷厄姆为挖此”陷阱“已经坚持了将近6年,付出的时间、精力巨大,收获也颇丰(可以说是名利双收)。这个”陷阱“叫”格雷厄姆陷阱“更加符合实际。不过,作为世界上最大和第二经济体的美、中两个国家,如果任何一方开启战端,对于两国政府和人民,都将是灾难性的结果,被动卷入战争的国家,可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格雷厄姆这个”陷阱“挖得确实够深的,中美领导人不会不明白陷阱有多可怕,也不会主动跳进陷阱,除非他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