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09/19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未来十年,结婚、生子、买房有什么挑战?人口普查报告里都有答案

2021年06月29日

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在鸽了1个月后终于姗姗来迟。

在此之前,猜忌、质疑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谣言止于智者。要想知道我国现在的人口现状到底什么样,还是要看全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后再做判断。

这份人口普查数据,展现出中国未来怎样的发展走向?关乎未来结婚、生子、买房,一起来解读一下这份关键性数据。


人口增速放缓如何应对老龄化?


2020年,我国依然是人口大国。

人口数达到了14.1亿,约占全球人口的18%,仍然是全球第一人口大国。和上一个10年相比,人口数增加了7206万人,光是新增人口就多于英国的总人口数。

但增长之下,我们还应该注意到——过去十年,我国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0.53%,低于上一个十年的0.57%,主要原因有两点:育龄妇女数量的下降和生育年龄的推迟。

年轻人们越来越晚婚晚育,“少子化”是发达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也将是未来我们国家将面对的一大难关。

在现有的14.1亿人中,男性占51.24%,女性占48.76%,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7(以女性为100),与2020年的105.2基本持平。

总体来看,男女比例略有改善,变得更加平衡。但是,如果不抓抓紧,还是有3500万的男同胞可能找不到对象。

不过,单身也有一大好处——可以晚一点面临家庭问题。这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0-14岁的少儿人口比上一个十年上升了1.35个点,达到2.5亿;65岁以上的人口为1.9亿,比上一个十年上升了5.44%。

上有老、下有小,在中间撑起家庭的,是辛劳的中青年劳动人口。

近几年,国家相继推出重大人口政策,“十三五”“十四五”规划都将人口问题视为重中之重。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人口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取决于你的国家处在哪段历史进程当中。如今,中国正处在关键的转型期,既不像印度那样人口规模爆炸、增速飞快、亟需转型,也还没陷入日本那种死气沉沉的老龄化终局。

现在的中国正站在历史的节点上,机遇和挑战并存。要想更准确地了解我国的老龄化现状,还是要先看看中国社会的年龄构成。

第七次人口普查报告显示,0-14岁的少儿人口比重逐步上升,可以看出国家放开二胎的政策有一定成效。

但同时,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也上升了5.44个百分点,纺锤形中间的人口背负了更多。

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确实面临着人口长期持续发展的压力。

人口压力,具体到个人该如何解读?很显然,适龄劳动力减少将带来更大的经济冲击。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中国因为劳动人口多,占了不少优势——中国是世界工厂,也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这些条件极大地拉动了我国的经济增长。而当中国开始展现出老龄化社会的迹象,很多“中国优势不再”的声音也相继涌现。

可是,中国能走到今天,真的单纯靠人多吗?

用数据说话,在1990-2020年这三十年间,尽管老年人口在不断增加,中国的人均GDP却是不断上升的。

这说明,尽管适龄劳动人口在下降,每个劳动人口能创造的价值却在飞速增长,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老龄化所带来的经济衰退。

每个劳动人口所能创造的价值,最终还是要看教育成果。

报告还显示,近十年来,高等教育的普及率在不断上升。2020年,我国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8亿,与2010年相比,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比重由8930人上升到15467人,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

有了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才能实现产业升级、科技强国,单纯靠人多堆砌出的人口红利就像泡沫,一戳就破。

之前有一种论调,印度人口将在未来五年内超越中国,中国的优势将要被印度取而代之。

可是,在G20国家中,大部分国家的识字率都达到90%以上,印度的识字率还停留在70%,而中国,这个数字直逼98%。

教育兴国,中国人得以从只能合成加工的廉价劳动中解放出来,做更有价值、能产生更大经济效益的生意。

从过去只能吃“人口红利”,到现在,中国已经开始吃“人才红利”了。

国家的命脉变了,未来的趋势也变了。靠廉价人力打江山的路线已经行不通,我们该如何转变自己才能事半功倍呢?

答案就隐藏在第七次人口普查中——城乡人口流动,这项最为关键的数据被很多人都忽视了。


城乡人口流动未来发展的命脉


2020年,我国流动人口将近3.76亿,与2010年相比,流动人口增长了69.73%。

城乡人口流动数据为什么是关键?

这有两大原因,第一,人口流动趋势就是房价的未来趋势;第二,人口流动映射了人才流动,而人才的流向直接决定了城市排名的变化。

首先,第七次人口普查报告提到,过去十年,中国的城镇化率从49.68%增至63.89%,城镇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成果。

这意味着,每年平均新进城的人口接近两千万人。有进也有退,大城市和农村、小县城的房价差距,必然会拉得越来越大。

但是,城镇化一词,绝不单单意味着搞房地产。

据中国经济网测算,一位农村人口移居城市,财政要负担8万元左右的成本。2013年,新型城镇化改革推行以来,1.2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国家要负担9.6万亿。这其中包括学校、医院、养老等配套基础设施的投资以及中小企业的扶持。

国家为城镇化所做的努力,代表了中国减少贫富差距的决心,城镇化的结果也能带来真金白银。

根据《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中国城镇化率每提升1个百分点,未来5-10年的城市实际GDP将提高1-2.3个百分点。

人口流动带动产业转移,从而创造了更高的价值。如今,我国的城镇化率仍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平均水平,未来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那么,向城镇流动的人口都去了哪儿呢?

报告表明,人户分离的人口是4.9亿人。这意味着,全国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在异地创造财富。

根据第一财经数据,2019年流入人口最多的城市中,北、上、广、深毫无悬念,东莞和成都也位列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的流入人口规模超过了武汉和杭州,而靠近广州、深圳和东莞的惠州,力压一众省会和重点城市,进入了TOP10。

除了这些排头兵,更多中小城市也在急速聚集人口,带来了更多的就业和发展机会。

十年前,北上广深是妥妥的经济中心,如今,二线明星城市和受老牌一线城市溢出效应辐射的城市,都在百花齐放。这些城市将在国运上升期中,释放出极强的能量。

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做了整整半年之久。每一个人,乃至中国14亿国民的配合,才完成了地球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全民参与的统计工程。

由于数据量太过庞大,国家还在进一步分析中,细化的各项数据将会在之后陆续公布,我们也将持续关注这次人口普查结果背后的社会、经济和就业新趋势。

毕竟,这跟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