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09/19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职场中不合群的你,需要被讨厌的勇气

2021年07月09日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再清醒也难免失落


入职第一天,其实没有人主动给我打招呼。我的主管在出差,我就跟四下的同事简单打了下招呼,回到自己的工位。然后吃饭的时候,她们就三三两两走了。

但是其实我一直比较独立,所以我也很快安然接受了自己只能一个人吃饭的现实。

但是在第一次集体周会的时候,我主管远程让我召集大家开会并且连线上海办公室。虽然我已经提前熟悉了线上会议的连接系统,可是上海办公室那边一直没有声音。

我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他们自顾聊着公司八卦。我到最后只能指定一位看上去还友善的同事,让她帮一下忙。

你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吗,也不见得,同事没有义务去和你热络以及伸出援手。但是当周围的同事自成一个生态圈,你无比清醒自己是那个离群的马的时候,还是会失落。

我之前有一个美国同事,来中国前工作做了很多功课,其中有张图是对于全球职场“情境文化”的划分,这个概念最开始是由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Edward T. Hall)提出来的。

简单来说,就是高情境的职场是将团体或/与社群价值置于个人之上,而中国和日本,就是高中之高,合群极其重要。

所以我不会瞎鼓吹说,不合群就算了。合群当然很重要,只是不要去合每一个群,浪费自己的时间在无效社交中,一定要紧紧盯住,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


职场的终极存活法则唯业绩不破


当我意识到,我现在周围同事大多数的交流,也是基于八卦同事,老人孩子,绩效奖金,我就暗暗庆幸,我没有去努力打入他们。

我有我更笨的一条路,我相信交情是基于气质相投,我相信人脉是基于互惠共赢,我相信个人的资源很多时候是基于你背后那个平台的托举,所以我觉得职场的终极存活法则,唯业绩不破。

我一个新人难道最重要的不是尽快摸清业务的脉络然后树立自己的价值吗?而且职场上最铁的关系不是一起点奶茶,而是,我助攻了你的业务。

所以真的不要放大合不合群这件事情,要秉承一种“实用职场社交学”:

随大溜团建,群里给别人的项目点赞,低成本投入,就加入;花大力气搞社交,收效不确定,还把自己精进业务的精力和时间搭进去,犯不着。

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孤独。这个定律一再被我的人生阅历验证。

读书的时候,我们班里就有那种人,他们数理化特别好,简直是大神一样的存在;可是他们或是性格古怪孤僻,或是有一些费解的生活习惯,或是原生家庭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传闻。

尽管他们的笔记非常受欢迎,他们本人,却游离于主流学生群体之外。

我当时的的同桌,就是这样一个大神。当时他家里特别特别穷,学生其实没有那么势利说看不起谁,但是其实没有人走近他因为成长环境太不一样了。我偷偷塞给了他一些钱,他后来回了我一封信。

大意是说,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我没有时间去交朋友,钻研吃穿用度,我只有读出去这一条路而已。

可是你不用担心我,这些我都不会在意,一时的窘迫也算不得什么,我没有把眼前的穷苦放在心上,我一定要争分夺秒,出人头地。

你们能想象,当时我那种全身的战栗。我还洋洋自得于我的人际关系好,呼朋引伴,但是想不清楚自己未来要过什么样的人生。

后来我遇到很多和同龄人瞎较劲的人,我总会想起我的这个同桌。

别人买了铂金包你还在背公司发的布袋子重不重要,不重要;

别人买了海淀的学区房,你还在通州租房重不重要,不重要;

别人3年抱俩,你却还在相亲重不重要,不重要。

《明朝那些事》讲了那么多帝王将相,最后的结语是,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你要搞清楚,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事情,然后为之付出努力。眼光放长远一点,不要盯着眼前这些鸡毛蒜皮的人和事,做一个长期主义者。


猛兽总是独行而牛羊才成群结队


我做了一段时间离群的人之后,我开始有了一种很微妙的,骄傲感。

就是融入别人社交是不需要太大力气的,做一个随群的羊其实没那么难。你可能请大家喝奶茶,帮大家拿快递,至少能收割一部分人的好感度;

相反,你做一个不合群的人,你发的消息点赞的人变少,别人有什么小道消息也不讲给你听,你就在那硬刚着对抗这个世界,其实是别扭的。

张楚有一首歌,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薛兆丰教授说过,不合群的人往往有自己的一条路,他自己就是,非常难受,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离群的马,从来不属于同学会,不给别人点赞,但是他以此为豪,我有我自己的世界,我有我自己的节奏。

B站上有一个播放量很高的动画片,叫作《不合群的你,努力融入的样子让人心疼》。

短片中的主角是一个三角形,它被圆形队伍,方形队伍,不同花色的队伍一次次排挤改变,最后遇到自己的三角形队伍,它已经不是三角形了。

不要轻易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不合群不是社恐也不是孤僻,你只需要找到你的zone。

想自由就是要拥有被讨厌的勇气,换言之,是不合群的勇气。

我年少时候的不合群,是一种被动选择,但是练就了我独处的生活习惯,而人往往在独处时才爱思考,才能够进行深刻的自省。

我长大后,发现取悦别人没有那么难,但是白马过驹,人生几十年一下子就过去。慢慢不愿意加入无意义的饭局,中年职场人的摸鱼茶话会,塑料姐妹的八卦下午茶。

《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最打动我的话是:毫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不害怕被别人讨厌、不追求被他人认可,如果不付出以上这些代价,那就无法贯彻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不能获得自由。

即使有人不喜欢你,那也并不是你的课题。

并且,“应该喜欢我”或者“我已经这么努力了还不喜欢我也太奇怪了”之类的想法也是一种干涉对方课题的回报式的思维。

不畏惧被人讨厌而是勇往直前,不随波逐流而是激流勇进,这才是对人而言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