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3/01/28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马克思主义如何理解“自然”

2022年12月05日来源:学习时报

 “自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概念,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理论基础。我们在日常生活、学术研究、政策发布中高频广泛使用这一概念,但是对这一概念的理论内涵和时代意蕴缺少精确的剖析和阐释。那么,马克思主义是如何理解“自然”的呢?
  首先,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维度实现主客体辩证统一。哲学史上亚里士多德最早对“自然”概念作出系统性界定。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中说,“自然是它原来属的事物不是因巧合而是因本性所导致运动和静止的根源或原因”。西方近代哲学“自然”概念既指物理意义上的宇宙自然,也指区别于人工的客观实在。19世纪英国哲学家密尔在《论自然》中指出:“自然一词有两个主要含义:它或是指事物及其所有属性的集合所构成的整个系统,或者是指未受到人类干预按其本来应是的样子所是的事物。”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自然是和人的实践活动紧密关联的,因而马克思主义中的“自然”不是自然物的简单相加,而是关于自然界发展过程的集合体。因此,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中,广义的自然是指一切存在物的总和;狭义的自然是指自然界、人化自然以及凝结于其中的人与自然的关系。马克思的自然观内在包含“感性自然观”“人化自然观”“社会历史自然观”等,实现了自在自然与人化自然的有机统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然”概念从广义范畴上指具有无穷多样性的一切存在物(包括人类社会),狭义范畴指与人类社会相区别的物质世界(区别于第二自然或人化自然);从哲学内在规定性而言“自然”指事物产生、发展、变化的内在联系以及根据事物内部规律发展变化的属性。
  其次,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本质上指向人与自然的实践性历史关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自然”是在人的活动中不断生成的自然界,是“现实的自然”,人与自然的关系是贯穿马克思主义自然观的一条主线。在黑格尔哲学中,人和自然界都被看作绝对精神的外化,这种外化是从主体、主词逻辑地演绎出客体、宾词,而作为主体、主词的不是人和自然界,而是绝对精神。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批判了这种在黑格尔哲学中关于“自然”的真实关系被完全颠倒的情形:“现实的人和现实的自然界不过成为这个隐密的、非现实的人和这个非现实的自然界的宾词、象征。因此,主词和宾词之间的关系被绝对地相互颠倒了:这就是神秘的主体——客体,或笼罩在客体上的主体性,作为过程的绝对主体,作为使自己外化并且从这种外化返回到自身的、但同时又把外化收回到自身的主体,以及作为这一过程的主体;这就是在自身内部的纯粹的、不停息的旋转。”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念认为人的发展与自然的生成过程是一致的,由于在人类社会的产生过程中形成的自然界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因此通过工业——尽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本学的自然界。马克思主义人化的自然观强调,实践既是人与自然之间的中介,也是自然的真正本质。劳动实践的介于人与自然、自在自然与人化自然之间揭示了马克思主义“自然”观表征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实质,彰显了马克思主义自然观较之其他流派自然观之间根本的差异性及科学性。
  最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自然”观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最新成果和时代精华。人类的劳动实践不仅规定人的本质,也规定着自然的目的和本质。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人作为主体,不仅使自然物发生形式变化,同时他还在自然物中实现自己的目的,这个目的是他所知道的,是作为规律决定着他的活动的方式和方法的,他必须使他的意志服从这个目的。”因此,人是自然的价值主体和道义担当。马克思主义认为有意识的生命活动把人同动物的生命活动直接区别开来,正是由于这一点,人类是超越动物存在于自然中的类存在物。人类通过实践创造对象世界,即改造自然界,证明了人是有意识的类存在物,实现了人类的类本质存在。人在改造对象化的自然世界中,人才真正地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从而实现人的生命本质,因此改造自然的劳动规定着人的本质,自然的本质也由人的劳动实践所规定着。当今世界,生态环境问题日益严峻,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在生态危机全球性问题的背景下,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点对资本主义主客二分“自然”观点的批判不仅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也为社会主义国家在现代化进程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提供了科学的理论基石和方法论指导。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继承了马克思主义“自然”观念对于人既要按照自然规律又要按照社会规律辩证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指导,并创新性发展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改变单纯追求经济增长的做法,注重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以实现社会高质量发展。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刻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点,指出生命共同体是人类永续生存发展的基础。坚持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的整体系统观,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的严密法治观,将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辩证结合,倡导国际社会联合起来面对人类共同面对的生态危机和环境问题。
  因此,随着世界生态危机日益严峻和全球化的不断深化,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彰显出极为重要的当代价值。恩格斯曾指出,资本主义国家对自然的理解甚至低于古希腊。他认为尽管资本主义文明在自然科学领域的知识积累和材料整理等方面上大大超过了古希腊,但是理解、掌握自然材料的观念却大大低于古希腊哲学家将自然看作是某种发展起来的东西、某种生成着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念不仅指导我们在发展过程中警惕、防范西方自然观念带来的安全隐患,也引领我们发展出超出资本逻辑的人类文明新形态,引领全人类走向光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