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04/25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啥是佩奇”大火,映射留守老人痛点

2019年01月22日来源:红网作者:孔德淇

去年火得一塌糊涂的网红“小猪佩奇”,又一次霸占了朋友圈。这次不是因为“社会人”的社交标签,而是因为一支电影宣传片。

17日,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官微公布了主题为“啥是佩奇”的宣传片。该片讲述生活在黄土高原深山里的留守老人李玉宝,为了给城里的孙子春节礼物,问遍全村啥是佩奇的故事。最终,李玉宝一冬的执着,化作了过年团圆时的甜蜜。不少网友留言评论:“幽默中带点感动,看完想回家了”“真是年纪大了,一个宣传片我竟然看哭了”“片子拍得真好 ,硬核爷爷”。

这段5分余钟的视频,以打听佩奇“身份”为线索,勾连起一个跨越城乡的亲情故事,切中了无数漂泊离人与家的羁绊。简单感人的情节宛若一把钥匙,打开每个人关于故土的记忆闸门,让人涕泗横流。若进一步解读此片,会发现家人重逢只是表层立意,深层次的还在于其映射了乡村留守老人的社会痛点。

近年来,留守儿童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但与此同时,作为乡村另一个现实问题,留守老人问题却长期被忽略、被悬置。

如视频呈现的,田头上劳作的和村口对弈的,做买卖的和采购的,全是老年人,他们已习惯了生活中不再安排年轻人的角色。这不过是黄土高原上乃至全中国诸多小村落的缩影。

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城市扩建、规模扩张”为核心的城镇化吸引着农村劳动力背井离乡涌向大城市,大量老人被留在农村。这一群体在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化工业社会的转变过程中急剧扩大,已占农村人口的半数以上。据2015年国家老龄委统计,中国农村留守老人达到5000万。这一数字仍在逐年增加。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因为血缘纽带和割舍不断的亲情,许多像片中李玉宝一样的留守老人成为外出子女最可信赖和方便利用的家庭资本。年富力壮者倾巢离去,农业生产、人情压力、抚养孙辈等重担落在了老人肩上,在这些重负之下,留给老人们的实际上更多是“有儿难依”,是物质生活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精神压力难以承受、身体状况堪忧等一系列问题。

年轻人外流导致留守老人经济拮据和情感空虚,缺乏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出门一孤影,进门一盏灯”成为后者的真实写照。我们要警惕留守老人成为被牺牲的主体,切勿把他们的家庭责任无限延展并义务化,将其对家庭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形成道德绑架,而是通过移风易俗,为老人卸掉过于沉重的家庭道德枷锁,努力让他们享受到改革红利,过上安全、有保障、有陪伴的生活。

为了实现此目标,社会也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加大农村社会救助和农村社会福利投入,把符合条件的留守老人纳入低保范围,从经济上保证其老有所养;呼吁改善外出务工人员的工资待遇,提高其赡养父母的能力,并敦促他们履行义务。

如今,随着农村经济状况的改善以及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社会保障制度的推广实施,留守老人的物质生活得到了较大提高。但子女离巢带来的一系列精神困境却悬而未解。针对于此,当地政府可以经常下乡慰问留守老人,并以乡镇为单位设立心理咨询机构专门为留守老人服务,定期下乡主动了解老人的内心世界,发现问题及时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