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08/26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回不去的才叫故乡

2019年01月29日来源:《报刊文摘》作者:陈晓卿

不久前去安徽拍片的时候,在肥西、六安交界的地方吃到了一种鹅,这是江淮分水岭非常著名的土产。我拍了几张照片,发给我的朋友刘春,肥西是刘春的老家。刘春老师回信道:“比起这种不健康的食物,我更喜欢松露、鹅肝和鱼酱”。刘春已然忘记了故乡的味道。

比起故乡的样貌,人们更容易记住的是故乡的品味,它标识着你的归属。故乡味道证明着你口味的正宗。故乡甚至关乎个人的尊严。对于一个故乡感非常强烈的人,他能把故乡的政治正确上升到几何倍数的水准。比如:哪个地方的辣椒最辣,这绝不是史高维尔指数能够标定的;羊肉更是这样,甘肃,宁夏都声称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羊肉,内蒙古和新疆更都说自己羊肉最好所以在饭局上,我经常会小心询问在座的籍贯,稍一大意,就会造成人际关系永久的伤害。因为中国太大,汤圆、粽子、豆浆都存在着甜党和咸党,一言不合,势同水火。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两个故乡,一个是空间的故乡,一个是时间的故乡。对于一个成年人,假如他的生长地在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的样子会永远刻在他的脑海里,而且被赋予更多的情感色彩,同样地也包括当年的味道。就像梁实秋的北京,郁达夫的杭州,张爱玲的上海,汪曾祺的高邮。与其说他们在怀念故乡的食物,不如说他们在回忆自己的成长。

所以有人说得好,回得去的叫家乡,回不去的才叫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