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11/14
欢迎访问武昌区党校

跑道

2019年10月12日来源:《报刊文摘》作者:余秋雨

王小波先生生前说过,中国文化人只分两类:做事的人;不让别人做事的人。

不错,中国文化的跑道上,一直再进行着一场致命的追逐。做事的人再追逐事情,不做事情的认在追逐着做事的人。这中间,最麻烦的是做事的人。再他们还没有追到事情的时候先被后边的人追到,什么也做不了了。鉴于此,这些人事先订立了两条默契。第一条:放过眼前的事,拼力去追更远的事,使后面的人追不到,甚至望不到。这条默契,就叫“冲出射程之外。”然而,后面的人还会追来,那就只能指望他们也会累了。因此,第二条默契就是:“继续快跑,使追逐者累到。”我想,这也是历来文明艰难延续的跑道。

有人说,只须安心做事,不要有后顾之忧。我说,没有后顾之忧的事情,做不到,做不新,做不好。

我做事的时候如果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证明我所做的事情没有撬动陈旧的价值系统,没有触及保守的既得利益,没有找到有力的突破因素。这样的事情,值得做吗?因此,重重的后顾之忧,密集的追杀脚步,恰恰是我们奔跑的意义所在。

不必阻断这样的赛跑。只希望周围的观众不要看错了奔跑者的身份,不要在我倒下的时候,把希望交付给我的背后。